1. <meter id="imzdi"><samp id="imzdi"></samp></meter>
      <meter id="imzdi"><font id="imzdi"></font></meter>
      1. <label id="imzdi"></label>
          您當前的位置 : 新聞綜合頻道 > 臺州深觀察

          難進的小區 瘋狂的加蓋

          臺州深觀察 責任編輯:胡聰聰 臺州在線 臺州網絡電視臺 發布時間:2020年11月23日 14:52 閱讀次數:95次
          • 精彩推薦
          • 今日熱點
          • 往期節目
          正在加載…
          "掃一掃" 隨時隨地看臺州在線
          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下載無限臺州APP用手機掃描上面的二維碼,您可以關注《臺州在線》微信公眾號
            字號: T | T

              我身后大屏幕上顯示的是溫嶺的一個小區——祥生金麟府,從畫面里可以看到,小區正在施工,而且還是在大面積的施工,甚至上了一些大型機械設備。讓人疑惑的是,祥生金麟府早在今年7月份就已經竣工完成驗收。一個已經竣工驗收的小區,為什么還在如此大規模的施工呢?有市民反映,這其實是小區在搭建違法建筑,這到底是怎么回事?來看記者調查。

              10月28日下午,記者第一次來到溫嶺祥生金麟府。該處樓盤由高層住房、別墅、排屋等幾十棟600余套房屋組成,目前均已結頂竣工。在靠近小區大門一側,樓房看上去并無異樣。但在另一側,大量樓房被灰色紗布蓋住,現場乒乒乓乓的施工聲,聲聲入耳。

              記者嘗試進入小區采訪,卻被小區物業的保安給攔住了。

              非正常拍攝  祥生物業 保安:我們沒什么違建的,我們都是合法的。真的,真的是合法的,那個祥生房地產都是中國有名的,不會有什么違建的。這個你放心。這里有50個億投資,它如果是違章的,國家能給它建嗎?不可能的。

              記者了解到,溫嶺祥生金麟府小區的物業為祥生房地產旗下的子公司祥生物業。雖然記者出示了記者證,卻仍然被阻攔在門外。保安告訴記者,目前,小區已經完成部分交房,正在進行房屋“二改”。

              非正常拍攝  祥生物業 保安:現在就是業主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更改的地方,讓“二改”重新改一下,就這個問題,有些人比方說他喜歡這樣改,有些人喜歡這樣改,關于改什么地方的問題,其它違章是沒有的。

              為進一步了解情況,記者聯系了祥生房地產,工作人員稱因有相關規定,需要媒體接待人出面對接。但經過幾天時間等待,一直未見媒體接待人。

              電話采訪 :記者&祥生地產工作人員:喂,您好,您那邊那個媒體宣傳對接人說過了沒有?他還沒有聯系你嗎?他還沒有聯系我哎,哦,那我已經發過去了,那你等一下。因為這個事情我還跟我們領導說了一下,讓他們重視起來。要不您給我他那邊號碼可以嗎?我自己跟他聯系,對接人這塊我是沒有的,那你是怎么聯系的?我給我們客服口說的。//我這邊一直在等的。行行好的。

              11月4日,記者再次前往現場。

              此時,祥生金麟府的施工規模較上一次更大。大門口工程車來來往往,現場工人預估超百人。

              施工工人:做多久了這里,有十來天了,十來天

              施工工人:在哪里做?在樓上?嗯。放在它陽臺那里?這個條就直接陽臺那里架起來就可以架出一個陽臺?(用在)門口上的。

              記者希望進入小區采訪了解情況,但小區保安的態度依然一樣,想進去,沒門。

              祥生物業 保安:也可以說交房,也可以說沒交房,你得跟領導溝通好了,領導說允許你進你才能進,領導說不能進就不能進。

              記者于是再次找到開發商的工作人員,這次又被告知得去找媒體對接人。

              祥生地產工作人員 王經理:因為我們這里是不接受采訪的,你們上一級有沒有方便給一個聯系電話,因為他們也沒有回我們消息。他那天還說他們會盡快聯系,他并沒有聯系,上次記者過來也好幾天了。

              在記者的再三要求下,開發商媒體對接人蔣先生通過電話聯系上了記者。

              電話采訪:祥生地產工作人員 蔣先生:交房我們通知書是發了,7月底的時候。7月底交房,那戶主都已經簽了嘛,像這個交房的話,對啊。那現在這個交房率是有多少了,是基本上都交房了嗎?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那現在施工主體是誰?施工的主體。施工主體我現在也不是很清楚,是我們房地產商呢,還是說業主自發的行為?按理來說是業主自發的,但具體的還是讓我們公司相關負責人來對接你們。

              對方留下一句讓相關負責人對接,便匆匆中斷了和記者的對話。隨后,記者找到了溫嶺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查看了祥生金麟府小區的設計圖紙和效果圖。根據檔案顯示,該小區在今年的7月初就完成了房屋驗收。

              溫嶺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 國土空間規劃科 科長 梁增敏:他們驗收都是按照他們施工圖紙,他們施工圖紙跟竣工的圖紙是一致的。一般來說,它驗收以后房屋的結構是不允許再更改了?對對。那如果再更改的話是怎么樣一個情況?按照我們部門的職責就是,我們把驗收以后的,我們局里面把所有檔案已經用函的形式,已經函告到行政執法局了,那么后續的由行政執法局依法進行處置。

              對比小區正在施工的現場照片、房屋設計規劃圖、建成效果圖,記者發現了祥生金麟府正在施工改造的部分。

              溫嶺市自然資源與規劃局 國土空間規劃科 科長 梁增敏:按圖紙來說的話,是每兩層這樣一個陽臺,那現在的話是每一層都增設了一個陽臺,應該是這樣。我看到現場。那等于說,比如說奇數層多了這樣一個陽臺,偶數層的話多了這里一個增設的陽臺。就每家每戶都增加一個陽臺一個實施的方案他們現在。那肯定作為我們城鄉規劃法的約束來說,它肯定竣工以后不允許開展這些改造,都是按照我們驗收的圖紙。

              記者了解到,在2018年7月之前,錯層陽臺不算房屋建筑面積和容積率,因此有些開發商會在此基礎上做文章。

              根據城鄉規劃法,房屋驗收后再改變建筑構造,是明顯的違法行為,管理部門為當地的綜合行政執法局。隨后,記者找到了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

              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中隊長 莫山方:首先我們是在8月份也發現過,而且是在9月份我們也進行過制止過,而且也進行了拆除,應該是在9月的25號,但是對于這種情況我們也是有跟進的,而且它原先搭建的這是鋼架,這個原先是有的,然后最后我們都把它進行拆除。拆除制止過。對。當時拆除的時候他是大面積的在弄,還是說幾戶人家在弄?原先的話也沒有幾戶在弄的。然后我們不斷每天也進行巡查的。

              莫山方告訴記者,祥生金麟府的違建行為,他們已經部分掌握,現如今出現大規模的集中搶建是他們始料未及的。不過直接拆除正在建的鋼筋混泥土違建,他們也有自己的擔心。

              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中隊長 莫山方:(直接拆除違建)存在安全風險,所以說為什么就遲遲也沒有動,我們也是要出于安全監測。因為我們房子就框架一樣的,如果說這個框架沒有了,會不會影響到房屋的安全。這個是最主要,所以我們也在請,尋找第三方進行鑒定,鑒定下是不是可以拆,或者能不能拆,這個前提。因為畢竟我們是執法部門,不是技術部門,需要第三方來鑒定。我能否邀請您,我們一起到現場去看一下?可以的,那我們去現場看一下。

              當天下午,記者跟隨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再次來到祥生金麟府。面對工作人員的執法證,祥生金麟府物業保安依然把執法隊員和記者攔在門外。

              經過10多分鐘等待。一名頭戴白色安全帽的物業負責人從小區內走出來。

              現場:去那邊問一下,采訪去那邊采訪,這里不安全,所以你們去那邊采訪一下。

              初步溝通,物業相關負責人對執法人員進入小區執法檢查也是拒絕的態度。

              現場:執法來檢查也不可以進去嗎?我們暫時接的通知是這樣子,如果是110,消防大隊,進去如果是有執行命令這可以的。其他社會的監管力量都不可以嗎?這樣,我們先溝通下,您的記者證有嗎?有,有帶著的。首先是,記者證都是其次的,執法證可以嗎?執法部門來我們配合工作嘛,行政執法也是執法部門,我們知道,我們配合工作啊。但是記者,如果執法部門帶記者來,我們不知道怎樣一個工作溝通。

              再三協調溝通之下,物業方稱只允許執法部門工作人員進入現場,拒絕記者進入。

              現場:那我們這樣子,執法部門我們是接待我們正常接待,但記者這塊,暫時是不允許進,可以吧?為什么記者這塊不能進?因為采訪的話,你提前起碼說,現在項目總不在,我跟項目匯報情況,我們上個禮拜來過一次,今天上午也來過一次跟你們對接,我們有來過兩次了,之前有預約嗎?你們一直說給我們準備答復,你要理解,我這邊也接到指示,因為我也有上級領導,上級部門,對吧。我接到指示目前小區只有二改工人可以在小區里施工,我門崗是任何單位,除了執法部門我們可以進小區。別的所有部門(不行)。我們跟一個人進去可以嗎?這個不允許。因為你目前牽扯到采訪,其實我們采訪是有權限進去來查看下,執法部門是允許,我這邊是接待的,但是如果記者進小區,你們要證件,證件我們工作證可以嗎?采訪證,如果采訪物業服務方面的,我來接待,如果別的方面,我要請示下,那您方便現在請示嗎?那你現在打個電話..

              最終,記者還是沒能進入現場拍攝。

              經過半個小時的等待,執法隊員從小區里走了出來。

              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中隊長 莫山方:執法記錄儀里面有記錄到里面有違法違建的情況嗎?有,有違法情況存在。里面場景是怎么樣?現在也有大概就是說里面也有部分的零星的在做水泥的,或者就是鋼筋的在進行構架的,那我們進去也進行了及時的制止,那么包括一些梁的存在,擴建是存在的,這個我們也發現了,我們也進行了制止。制止他們現在聽嗎?現在已經人員他們四幢大樓基本上已經撤場了,然后我們也通知了物業,叫物業進行及時的勸離。因為本身物業雖然沒有執法權,但是有管理權跟勸阻權。

              莫山方說,通過現場查看,祥生金麟府小區違法加蓋事實明確,證據清晰,下一步他們將依法行政,堅決予以打擊。

              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中隊長 莫山方:拆是一方面,但是我們要依法行政,我們按照城鄉規劃法里面所規定的進行處理。//擴建了陽臺,就相當于它中間的鏤空部分進行了擴建,體量大嗎里面的?體量還是蠻大的。每家每戶都有還是怎么樣一個情況?它現在就是說基本上一到二十幾層都是有存在的。就是說一個普遍性的情況?對。

              11月10日,上午10點,記者第四次來到祥生金麟府。這回記者終于進入了小區。雖然此前溫嶺行政執法部門明確要求小區內停止施工,但我們看到這里儼然成了建設工地,每一戶住房內又都是一個小型施工現場。這里多處墻體墻面被敲碎,幾百戶房屋內,存在大量鐵制腳手架。

              記者看到,違建主要集中在房屋的兩個部位。一個是房屋南面,原本僅有4、5平方的房間,通過外擴陽臺構筑再包進房屋,面積幾乎擴大了一倍。

              記者現場:這是祥生金麟府樓盤某幢房屋的第18層,我們來看一下,比如眼前的這個陽臺明顯就是現在剛剛裝上的。在這之上還要澆筑水泥才能完成構筑。

              記者現場:這里就是據說的錯層陽臺,這里是雙層,雙層的話這里是有一個陽臺的,但是如果是樓上的19樓,是奇數層的話是沒有陽臺的, 目前的話,上面已經在19層也加筑了這樣一個陽臺。

              記者現場:那我們到18層陽臺的另外一側,我們可以看到,這邊是19層是有陽臺的,但18層是沒有,那么目前的話是將17層的陽臺上方進行了封頂,在18層這一側也要澆灌出一個陽臺,同時這個陽臺的話我們看到它目前設計就是說會把它包到房間里面來。

              另一處是戶型北面,樓房中庭處澆筑的平臺讓房屋面積又增擴了10余平方。

              記者現場:我們可以看到,這一處是明顯是一個后來澆筑的平臺,原先規劃圖里面應該是沒有的。

              記者現場:在這里我們可以看到,從1樓到上面的18到22樓,都加筑了這樣一個平臺,一個空間。

              正當記者在小區調查之時,溫嶺行政執法局的執法隊員也來到了施工現場。

              現場:樓上還有沒有人,樓上有叫他們下來,樓上下來下來,不要干了。

              現場:所有我們工人全部退出場地,所有工人馬上退出場地,不然后果自己負責。

              屢次叫停,屢次施工,違建主們與執法隊員玩起了躲貓貓。

              溫嶺市綜合行政執法局太平中隊中隊長 莫山方 :違建的主體是誰,我們有查清了嘛?有沒有約談過,交涉過?這個主體的話,目前我們現在是知道是目前在這里施工的話是叫鼎磊,杭州的一個鼎磊公司在這里負責。主體到底是房地產商,還是業主委托第二方過來的話,我們現在還在調查之中。

              那么,如此有組織的大規模違建,施工主體到底是誰?記者找到幾名業主進行了解。

              祥生金麟府 業主:是你們在建呢,還是房地產商在建設?這個我不知道。

              祥生金麟府 業主:是房產商在建,還是業主在建?我們也不太知道。

              祥生金麟府 業主:你房子買這里,我也房子買這里,我說要這顏色,我說要這顏色,能統一嗎?不是房產公司在弄,你能統一得下來嗎?每家每戶加建出來的東西都是一樣的嗎?一樣樣的。他說送你們什么?送面積。送多少面積?送多少面積我們也講不來。那他們弄,你還要額外付錢嗎?我也講不清楚。錢不需要再付(開發商)了,就是買房子多少錢就多少錢?對的。

              節目播出前,記者又多次聯系開發商的媒體對接人,不過相關人員并未正面回答記者的問題。

              開發商:節目播出前再補充下他們不愿接受采訪的電話采訪

              千方百計回避,阻止記者進入小區,無非是欲蓋彌彰。是否存在違法,是否和房產商有直接關聯,相信大家都有自己的判斷。如此任性而為的開發商和物業公司,到底是誰給他們的底氣?或許執法部門的“遲到”,是其中的因素之一 。8月份就已經發現違法事實,但是至今為止,除了所謂“制止”之外,沒有約談、沒有處罰,甚至沒有立案!如此大規模的“集體違建”, 嚴重違反相關法律,如此強硬的“抗法姿態”,直接挑戰當地執法部門的威信。按照浙江省“三改一拆”“違建必拆”的原則,必須予以強力糾正。法律的尊嚴在于執行,希望溫嶺的執法部門,拿出切實有效的行動,別讓違建瘋長,讓法律蒙羞。

            无遮挡十八禁在线视频